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全职高手】今天的我也想脱粉 3

叶修和周泽楷被一群单身狗赶去C市旅游,飞机18:50落地,打个的士到了事先预定好的酒店已经是将近八点。只想瘫在床上的两人晚上将就着在夜市摊嗦了两碗粉。
结果这一将就,将就着出事了。
凌晨1点多,叶修被厕所的呕吐声惊醒。一摸身边,床单已泛凉。
叶修汲着拖鞋走到厕所敲了敲门,“我进来了啊。”
下一秒,只听咔嗒一声,门上锁了。
叶修敲门的力气大了点,“开门,小周,我膀胱要炸了。”
哗啦啦…过了三秒,锁开了。
叶修拧开门,看着对方泛白的脸,拉住对方往衣架走。
“穿衣服,我陪你去医院。”叶修从沙发上拾起自己的裤子开始往腿上套。
“我没事……已经吐光了。”周泽楷扣住叶修的手腕,安慰道。
“什么没事,”叶修穿好裤子,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冰冰凉,“乖啊,别闹。”
穿好衣服,叶修将钱包揣进兜里,又带了件大衣,拉上周泽楷下楼,拦了出租车赶紧去医院。
路上,周泽楷头靠着窗户,眉头紧锁。
出租车行驶在凹凸不平的路上一抖一抖,周泽楷靠在窗户上的脑袋也咣咣咣地磕着窗户。
叶修伸手将对方揽进怀里,“不舒服?”
“嗯……”周泽楷双手环住叶修的腰,“又想吐……”
“师傅,还有多久到医院啊?”叶修直起身问道。
“快了快了,还有5分钟不到就到了啊!我再开快点!”绿灯一亮师傅便一脚踩向油门。

出租车刚停下,周泽楷立马拉开车门,跑到一边吐了。
叶修付了钱,关上车门后快步走到周泽楷身边,伸手轻拍对方背部,“好点了不?”
周泽楷漱了漱口,接过叶修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点点头。
叶修半扶半抱着又吐又拉导致走路略显虚浮的周泽楷到了急诊。
——食物中毒
“好了,拿着单子交了钱挂个盐水,再开点药回去按时吃1-2天就可以了。”
“谢谢医生。”叶修接过单子,拉着周泽楷出了诊室。
“叶修……”周泽楷轻拽叶修的袖子,“我……肚子疼…”
“又疼了?我陪你去?”
不好意思尴尬羞涩等一系列的情绪令周泽楷苍白的脸微微有了血色,他摇摇头。
“那你一个人去吧,我去缴费给你拿药啊。”叶修将手纸放入对方的口袋。

好在晚上排号买药的人不多,排了一刻钟左右叶修便付费买好了药。叶修一手拎着药,一手牵着自家的小病人来到了注射区。
“周泽…楷是吧,坐下吧。”护士接过单子,核对后将橡皮管绑上了周泽楷的手腕。
“…”周泽楷侧过头埋在叶修的腹部,另一只手攥住了叶修的下摆。
“嗯?这么大人了还怕打针呐?”对面的护士一边笑着调侃一边拍打周泽楷白皙的手背,寻找静脉。
“小周不怕啊,乖,”叶修摸摸周泽楷,“哥陪着你,放松放松。”
“嗯,我放松了。”周泽楷闷闷地说道。
叶修无语地看了眼自己快被揉烂的下摆,俯身凑到周泽楷耳边,“小周,如果你放松了,以后你说来几次就几次好不好?”
周泽楷耳朵动了动,暂时忽略了手上的事情,“真的?”
叶修嘴角微翘,“打完了。”
周泽楷回头一看,针头已经被胶布固定住了,“……”
“好了,快吊完的时候叫护士就行了。”
“谢谢。”

两人寻了处角落坐下,大部分人都已经睡着了,因此叶修放轻了声音,“睡会,嗯?快好的时候我去叫护士。”
被折腾了一晚上的周泽楷无力反驳,点点头。
想想把头搁在冰冷的椅背上就不舒服,叶修让周泽楷靠在自己肩上,抖开大衣,让大衣罩住两人。
“叶修…”
“嗯,我在。”
“修修…”
“嗯。”
“亲亲好不好…”
叶修顿了顿,低头看了看,对方几乎是迷迷糊糊地说着,抬头环视一下,很好,都睡着了。
“啾。”叶修亲吻周泽楷的额头,大衣下的双手包住了对方冰凉的手,“晚安,周周。”

灯灯在我下面哭:今天实习值夜班,结!果!碰!上!荣!耀!夫!夫!秀!恩!爱!跟着老师值夜班,小周怕打针,老叶陪着。各种宠溺啊啊啊啊偷偷拍了一张!我爱实习!实习使我快乐!【图片】
起墨:啊啊啊啊啊甜哭辣!我粉的CP全宇宙最甜!
少女哭包攻爱子:Wuli周周真是个宝宝,怕打针23333
七点水:小周不哭,老叶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Hhhhhhh
耀安_行歌于途:不说了!我去产粮了!甜哭!
我不是七点水我是点水七:感觉自己在吃狗粮味的泡面,今天的我也想脱粉(微笑

END

感谢群友们友情提供她们的ID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