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周叶】这是一道送命题(3)

#周叶交往前提
#灵感来自于群里小伙伴跟麻麻撒娇的方式23333

周泽楷和叶修冷战了,或者说,是周泽楷单方面生闷气这样说更恰当。
对此,周围知道两人关系的众人表示很惊讶,毕竟两人刚确认交往不久,按理说应该正处于蜜月期。
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叶修也很无奈,他能跟别人解释自家恋人是因为初次滚床单没有坚持到一小时就告别处男而生闷气吗?尽管叶修无数次安慰周泽楷第一次能坚持三刻钟已经不错了,甚至不惜把自己也坑了,拿自己的持久力和对方作对比,然而结果除了收获自己在金枪不倒这方面的确是战五渣的残忍事实以外,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然了,这么容易放弃就不是叶修的风格了。在这之后,叶修分别采取了【嘿不来一发吗小周-够了够了次数太多了-腰酸背痛】,【亚拉来一炮-看这次时间久多了-腰酸背痛】以及【诶呀我摔倒了要小周亲亲才能起来-就地来一发-腰酸背痛】。除了结果都是叶修腰酸背痛而周泽楷依旧沉浸在初次时间太短的阴影里以外和之前的方法并没有什么不同。
一时间,叶修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周泽楷。

周泽楷这个人,沉默寡言,大部分时候都是做的多说的少。和这种人交往又忧又喜,喜在他们更喜欢采取行动甚过甜言蜜语,让人有安全感以及踏实感,忧在他们不想让别人担心所以很多事情他们不会说出口也不会表现出有心事的样子。就这件事而言,的确够叶修“忧”的了。
所谓积郁成疾,大概说的就是周泽楷这种情况。本来事就憋在心里,最近又忙着适应战队的新战术,在轮回俱乐部训练时突然倒下的周泽楷令众人慌了手脚,赶紧送去了医院并且打电话给叶修。
接到电话的叶修将几件衣服随意塞进背包,抄起背包跟陈果打了声招呼便跑了出去,坐着大巴前往S市。
当叶修赶到S市人民医院的时候,周泽楷正打着点滴沉沉地睡着。在一旁的江波涛冲叶修点了点头,起身往门外走去。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发烧。半小时前醒了一次,没醒多久就又睡过去了,这瓶打完还要再吊一瓶,”江波涛小声地跟叶修说道,“队里还有训练,我就先回去了,这里交给你了,叶修前辈。”
“谢谢,麻烦你了,小江。”叶修拍拍江波涛的肩膀表示感谢。送江波涛离开后,叶修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拨开散乱在周泽楷额上的碎发。
叶修叹了口气,打开手机里的饱了么app,给自己订了份蛋炒饭,又给病号订了份皮蛋瘦肉粥。付完款便发现本该睡着的周病号正盯着自己。
叶修坐到床边,伸手测了测周泽楷的额头温度,“还是很烫啊…你看看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照顾不好自己。”
周泽楷烧的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只知道眼前的人是叶修,突然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周泽楷伸出双手抱住叶修的腰,脑袋埋在叶修腹部,闷闷地说道,“啾啾…好难受…抱抱…”大概是发高烧导致的鼻音,修修听上去就是啾啾。似乎是怕叶修生气,周泽楷小声地加了一句,“好不好…”
周泽楷右手手背吊着点滴,叶修心惊肉跳地看着针头,就怕回血或是针头滑落。被撒娇的周三岁弄的无奈至极的叶修拍了拍对方的背示意对方放手,周泽楷还来不及失落便感觉身边的床垫下陷。叶修脱掉鞋子,躺到周泽楷身边,伸手环抱对方。“修修抱抱……小周乖,再睡会…”
“好…晚安…啾啾…”感受到熟悉的怀抱,周泽楷蹭了蹭叶修便沉沉睡去了。叶修轻抚周泽楷眼下的青黑,心都快化了。
周泽楷一直以为叶修不喜欢自己称呼他为修修便很少叫,一般都是称呼叶修或是偶尔欲求不满时蹭蹭叶修喊前辈。
其实叶修倒不是不喜欢这个称呼,对于比自己小的恋人叶修一直是非常宠溺的,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也不为过当然荣耀除外。只是,周泽楷每每在叶修快高潮时俯身在叶修耳边,低沉性感地呢喃修修,导致之后每一次周泽楷称呼叶修为修修时都会使叶修回想起【哔——】的场景,只能撇过头不给周泽楷看到自己不好意思的样子。久而久之,许是觉得叶修不喜欢,周泽楷便也不叫了。
现在大概是脑子烧迷糊了,才叫出这个想叫很久的昵称了吧。

TBC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