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周叶】开门!查水表!04

这章略长,更新晚了_(:з」∠)_

第四章 残酷的真相

爸爸,为什么我和电视里的人不一样?

宝贝乖,很快你就和她们一样了

爸爸,我好看吗?

嗯,和你妈妈一样美

 

“嗯,”叶修点点头,“罗辑,我问你,你听说过血腥玛丽的传说吗?”

“一点点,”罗辑推了推眼镜,“一个关于血腥玛丽的说法是,18世纪时那位匈牙利的绝世美女,李·克斯特伯爵夫人,法国贵族。她的美丽,据说保持了近50年,而她的美丽秘方,便是用鲜血沐浴,而且只用处女的鲜血。她相信,只有浸泡在她们纯洁的血液中,方能不断吸取其中的精华,而让她永葆青春。每次洗澡前,她还要喝下至少半升的血液,清洗自己身体内的污物。她管这叫“内洗”。她洗一次澡,至少要杀掉两个少女。就这样,在漫长而黑暗的50年里, 一共有2830多名少女被杀害,所有的尸体全部埋在她私人的浴室底下。这也是她的主意,因为她相信,少女们的魂魄能够驱走衰老和迟钝。”

现场陷入一阵沉默。

“所以,”魏琛咽了咽口水,“为了保持自己女儿的青春,杀害其他少女吗……”

 

“稍微有点不一样,”别墅里的灯光全部打开,黑暗中不明显的血迹在灯光下暴露无遗。一条条染血的拖痕布满了地面,有的尚且还未发黑,有的却已经有段时间,血渍已渗入地板。叶修看向尚未发黑的血迹,语气深沉地说道,“犯罪者的女儿患有先天的疾病,从生出来开始便皮肤褶皱如八十老太,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几率亿分之一。深爱的妻子生下女儿后就去世了,听说了血腥玛丽的传说后,他便打算试一试。发现有用后便实施了一次又一次的作案。”

“……”在场的所有人陷入了震惊。

 

“报告警官,在楼上发现了犯罪者的日记和受害人的资料。”

“我去看看。”韩文清说完跟着警员上了楼。

“叶修前辈,我去检查下其他房间。”罗辑朝叶修点点头,转身往其他房间走去。

“文州啊,等这里勘查结束后调点人员挖掘后院吧。”叶修叹气,看向窗外种着满满向日葵的庭院。

“好,那我先去了。”喻文州向别墅外走去。

“……”周泽楷沉默地望着叶修。

“噗,干嘛,这么看着我。”叶修笑眯眯地回望周泽楷。

“等你分配任务……”周泽楷眨眨眼,回答道。

“嘁,”叶修拍了拍身旁,“坐过来。”

周泽楷乖乖地坐到叶修旁边。

“伸手。”

周泽楷乖乖地伸出右手。

叶修打开药箱,拿出碘酒给周泽楷擦伤的手肘清洗,“还需要我给你分配任务?即将调任S市警察局处长的周泽楷二级警督?”

“你知道了。”周泽楷低头看向正给自己清洗伤口的叶修。

“你小子,”叶修抬头,食指轻点对方的眉心,“升职了还不高兴?”

“嗯,”周泽楷垂眸,叶修的睫毛很长,长得遮盖了他所有的情绪,“S市离B市太远。”

“以后我们都会有机会到S市的,毕竟警局有大案的时候总会人员调动。”叶修撕开邦迪的包装,贴到了周泽楷的伤口上。

“嗯。”

后来遭遇过于频繁人事调动的叶修想起此时的承诺暗自摇头苦笑。

 

“叶修,”喻文州敲了敲门,吸引了两人注意力,神情严肃,“你过来看一下。”

周泽楷和叶修对视一眼,起身跟随喻文州往门外走去。

 

“……这是……”叶修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后院里盛开的向日葵下,是一具具骸骨。骸骨密密麻麻地埋在土里,不时有蚯蚓蜈蚣在骸骨中穿梭。

“唔……呕——”不少女性警员见此都捂着嘴巴到一旁吐去了。

叶修皱了皱眉,问身边的小警员借了手套鞋套,套上鞋套后一边戴手套一边往地里走。

翻了翻骸骨,大致估测了一下骨盆的宽度、角度。

“都是女性。”跟着叶修踏进土里的周泽楷翻看着骸骨说道。

叶修叹了口气,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韩文清,“老韩,把犯罪者们带回局里吧。”

“犯罪者……们?”面色苍白的苏沐橙不解地看向叶修。

“嗯,杀害这些女性的正是别墅的真正拥有者—医生李文昱及他的女儿李姚瑶。”叶修摘下手套,向地里的骸骨们鞠了一躬。

 

“犯罪动机、犯罪手法以及是否有从犯,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犯罪的。”周泽楷坐在审讯桌后,将厚厚一沓记录着受害人资料的文件夹放在桌上。

是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文昱,不知道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耶……”女子有些苦恼地抚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

“男的女的我都喜欢,”李文昱宠溺地亲亲女子的脸颊,“不管是男是女,第二个字都要有你的姚字,他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一定要有你的名字。”

“嗯嗯,那女孩第三个字就叫瑶吧,男孩子……浩瀚的瀚!”女子靠在李文昱的怀里满怀期待地说道。

“李姚瑶,李姚瀚吗……很好听。谢谢你,姚夭。”李文昱抱紧了怀里的女子。

“瞎说什么谢谢呢……都是夫妻了,傻瓜。”

 

“产妇出现大出血!下病危通知,问家属保大还是保小!快!”“好的!”

啪嗒啪嗒……

“李文昱先生,您的妻子姚夭女士出现大出血,请签下病危通知,并告诉我们优先保哪个。”

爱人和爱子,你选哪一个?

保哪个?李先生,请快点告诉我们,保哪个?再这样下去一个都保不了!李先生,李先生……

眼白染上血丝,李文昱抱着头蹲下,使劲拉扯自己的发丝,似乎这样就能告诉自己,这只是个噩梦。

“保小的……保小的——你听见了吗!李文昱!保住我们的孩子­——!”

或许真的是母爱的力量,已经失去一半意识的姚夭咬着牙拼命大喊,不管下身的血染红了地板,不管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烂。

“啊——”婴儿响亮的哭泣声在分娩室里响起。

姚夭试图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宝贝,却发现意识离自己越来越远。

“夭夭,夭夭,不,别离开我,”李文昱撞开拦着自己的医生,冲进分娩室,使劲握住姚夭的手,“宝贝儿,我们说好生完孩子做完月子就去度二次蜜月的,机票都买好了。”

“不好意思,文昱,我好像……”姚夭伸手想拭去李文昱眼角的泪花,“要失约了……”

伸到一半的手蓦然坠落,砸在床单上的一声轻响却像一柄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李文昱的心上。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夭夭,夭夭……”李文昱抓起姚夭的双手,试图阻止自己爱人的离去。

一个医生,可以救千千万万人的生命,此时此刻,却无力挽回自己的爱人。

 

“请家属上前献花,向遗体告别。”

李文昱双眼空洞地抱着孩子,看着一个个往常不怎么熟的亲戚哭着将黄菊花放到遗体的周围。女子身着正装,化着淡妆静静地躺在花朵中,面容姣好平静仿佛只是睡着了,只是嘴唇不复往日的娇艳,面颊略显苍白。

“请家属将花圈上的花摘下,放到棺材里。”

纷繁的花渐渐将女子的身体遮盖。

“我爱你。”李文昱将一朵菊花戴在女子的耳侧,为女子最后梳理她的发丝。

“钉棺——”

李文昱接过别人递来的小锤子和长钉,一下一下地将棺材钉死。

棺材被推入通往火化室的电梯,李文昱无力地双膝跪地,电梯合拢的一瞬间所有的感情爆发出来——“姚夭——”

三十几岁的大男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怀里的婴儿或是被惊吓到了或是也感觉到母亲离自己而去,也大声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当得知女儿患的怪病时,李文昱突然就怨恨起了这个世界。夺走了自己和妻子美好的未来,还要夺走女儿的未来。

就在满目绝望之时,李文昱在网上看到了血腥玛丽的传说。

“爸爸,”踉踉跄跄走过来的女孩抱着洋娃娃,天真无邪的笑容配着满是褶皱的肌肤显得极其瘆人,“为什么我和电视上的人不一样?”

李文昱眨眼眨去眼角的泪意,摸摸女儿乌黑的发丝,“宝贝乖,很快你就可以和她们一样了。”

当李文昱在医院看到来体检的高中女生时,心中的恶魔被唤醒了。

凭什么她们可以活在阳光下,我的女儿却只能待在黑暗的角落默默哭泣?

于是,残忍的杀戮开始了。

 

“呵呵,犯罪?”李文昱抬起头看向周泽楷,“我根本没有犯罪,我是在救人,救我的女儿。”

是啊,他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他的女儿,只好请她们去死了。

 

李文昱卖掉原来的两套房子,托堂弟在B市买了别墅。

当第一个少女浑身赤 裸地躺在手术床上乞求自己别杀他的时候,自己是怎么说的呢?

李文昱努力回想着,啊,对了。

“为了救我的女儿,你的死亡将是神圣而伟大的。”

杀了两个少女才放了一缸血,李文昱小心翼翼地将睡着的女儿放进浴缸里,喜极而泣地看着女儿身上的褶皱渐渐消失,恢复了光滑白皙的肌肤。

皮肤不再褶皱的女儿继承了和母亲近乎一致的姣好容颜,这让李文昱坚信妻子的生命在女儿的身上得以继续传承。

 

然而一缸血仅能维持一个月,为了女儿为了妻子,李文昱开始杀害一个又一个女性。与此同时,李文昱的良心底线也渐渐消失。

渐渐长大开始懂事的女儿会问:爸爸为什么泡澡的水不是透明的?

李文昱舀起些许血液,替女孩清洗身体,“因为这是爸爸的魔法,让瑶瑶变美的魔法,不过魔法一个月后就会失效哦。”

已经懂得爱美的小女孩急切地拉着父亲的手臂,小小的血手印染上李文昱的白衬衫,“我也要学魔法!瑶瑶想和电视里的人一样,不想当怪物。”

“好。”李文昱宠溺地应了下来。

小小的身子跟随着李文昱站在手术台前,努力地用手术刀划开仅比自己大几岁的女孩血管,将血液接入木桶。

 

“没有从犯,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李文昱神情淡淡地说道。

“我们检查了被你埋在后院的尸骨,”叶修走到李文昱面前,“不少尸骨上有凌乱的划痕,作为一个经常上手术台的医生,想必你不会犯这种错误吧。”

李文昱怔了怔,随即扭头解释道,“我只是前几次不熟练罢了。”

“……”叶修叹了口气,“你女儿在隔壁都交代了。你告诉她这是能够保持正常的魔法,亲手教导她如何割开喉管,挖出子宫,放血。你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吗。”

“我是!”李文昱仿佛被刺到了般使劲挣扎手铐,“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我更爱她!”

“不,你不是,”叶修走到李文昱身边,凑到李文昱耳边轻轻说道,“你亲手毁了她的未来。”说罢站起身拍拍李文昱的肩膀,朝门外喊道,“带进来吧。”

苏沐橙和楚云秀领着戴着手铐的女孩进来。

“瑶瑶!”李文昱试图扑上去却被警员控制着坐在审讯椅上。

“爸爸!”李姚瑶扑到李文昱膝盖上。

“都是我做的,跟瑶瑶没关系!”李文昱红着眼朝叶修吼道。

“法不容情,”周泽楷垂眸看着那厚厚一沓受害人资料,“当初犯罪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了。”

“爸爸……”李姚瑶害怕地抓紧了李文昱的袖角。

“警官,我能最后抱抱我女儿么,”李文昱看向周泽楷,见对方点头后,从审讯椅上起身,将女儿抱在怀里,“宝贝乖,告诉爸爸,你怕死吗。”

“死是什么,可以见到妈妈吗?”女孩懵懂地看向李文昱。

“嗯,可以见到妈妈哦。”

“不怕!有爸爸妈妈在我就不怕!”女孩将脑袋埋在李文昱怀里。

“乖,我的宝贝真乖……”李文昱哭着抱紧女儿,随即咬牙带着女儿往墙壁狠狠撞去。

“阻止他!”叶修意识到了李文昱要干什么,向前奔去。

“砰——”

叶修闭了闭眼,收回还伸在半空中欲阻止的手。

 

李文昱靠着墙壁缓缓下滑,看着女儿脸上渐渐出现的褶皱,笑了出来。

果然自己还是没法护女儿一辈子。这样也好,一家人一起生活在一个世界,永远不会再分开。

“爸爸……好痛……”李姚瑶靠在李文昱怀里,意识不清地呢喃着。

“乖……很快……就要见到……妈妈了。”李文昱微笑着闭上双眼。

再见了,这绝望的世界。

 

周泽楷和叶修走出审讯室,李文昱父女的尸体被放在担架上抬走。

忙碌了整整一夜,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台洒在地上。

“小周,”叶修点了根烟,看向窗外,“你说李文昱一家会幸福吗……在天上。”

“会的。”周泽楷双眼柔和地看着眺望远方的叶修。

“其实李文昱心里也希望有人能够阻止他吧,”叶修吐出一团烟雾,“不然后院里他不会选择种向日葵啊。人始终还是渴望向光的。”

“嗯,”周泽楷皱皱眉,似乎终于忍不了了,将叶修的烟拿开,掐灭,“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小周你啊……唉,”叶修无奈地举起双手作投降状,“不抽了不抽了,这不是抽根烟提提神嘛……熬了一夜了都,哥这帅气的俊脸啊都得被熬夜毁了。”

“不会,很帅。”周泽楷替叶修捋了捋调皮翘起的发丝。

“呵……也就你这么说了,吃早饭不?”

“嗯。”

“那走起呗,”叶修朝周泽楷眨眨眼,“我请客,你买单。”

“好。”周泽楷翘起嘴角,跟着叶修往警局外走去。

 

正准备上前和叶修一起吃泡面的魏琛默默窝在角落里,吃什么泡面呢,狗粮还有剩,将就着吃点吧。

魏琛表示,今天的阳光也很刺眼呢,呵呵。


关于葬礼的部分过程,是我清明节参加姨夫葬礼才知道的,可能每个地方风俗不一样吧,有些不科学的地方大家也不要在意了。

关于李文昱父女的安排,我觉得死亡或许是对于他们最好的结局。李文昱没了爱妻本来就想求死,只是女儿拖着他不能去死,如果女儿和他分开他和死亡没有区别,而李姚瑶没有血液泡澡了,魔法失效了,她又从小被给予不正确的三观,再加上杀了那么多人她肯定要进少管所,对于她来说肯定也是和死亡没差的。

废话有点多,大家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出来讨论讨论。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