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周叶】开门!查水表!03

第三章 血染的密室

呐,陪我玩吧

为什么要这么害怕?

害怕我吗?

那就去死吧

 

“我认为现在应该立马奔赴别墅,”喻文州打开配枪的保险,“具体情况路上说吧。”

“罗辑,开车,”韩文清皱眉,看向驾驶座上的罗辑,“最快速度。”

“是。”

“瀚文调查了一下那名医生的社会关系,”喻文州面色严肃,“那名医生实际上并不是别墅的户主。据他的朋友说,是医生的远房堂哥出钱买的别墅,只是将房子挂在了他名下。平时他并不住别墅,但是他的堂哥和他堂哥的女儿一直居住在别墅。”

“什么,”韩文清搭在靠背上的手收紧,“也就是说,现在别墅里其实是有人的?”

“恐怕是的,”喻文州点头,“因为他的堂哥和侄女似乎不爱开灯,白天也不出门,所以别墅保安并不知道这个情况,我们调查的时候也就疏忽了这个问题。”

“所有人全面戒备,车一到,立马进入别墅!”

“是!”

 

“啪嗒啪嗒啪嗒……”叶修和魏琛两人沿着脚印的行走方向摸索着向前走去,皮鞋在空旷的走廊里发出回声。

突然,叶修停了下来。

“怎么了,老叶,”魏琛停下脚步回身看向叶修,“发现了什么了吗?”

叶修回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背后,摇了摇头,“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角落里一抹黑影闪过。

“前面好像有亮光。”魏琛用手电筒照了照前方。

“走吧。”

冲着亮光传来的方向走去,两人这才发现原来亮光是从门下的缝隙透出来的。推门进去,古典欧式的长条餐桌前,一个身着蓬蓬裙的小女孩正优雅地挥舞刀叉切割肉排。

叶修心中涌上不好的预感。此时魏琛已然走到小女孩面前,“小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很危险的——”话音骤然停止,魏琛快速后退几步,扶着椅背干呕起来,“呕——”

“老魏,老魏,怎么了?”叶修向魏琛靠近,右手向腰后的手枪摸去,却一愣,骤然响起自己走前将手枪放在车上了。

“她,呕——”魏琛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加惨白,再度干呕起来。

小女孩有些懵懂地叉起手中的肉向叶修魏琛两人挥了挥,“叔叔,你们也要吃吗?”

叶修仔细一看,虽然不至于干呕却也感到反胃,脸色铁青。

烛光下,女孩一脸天真地拿着叉子,似乎是邀请陌生人一起共享,然而再凑近一看,那肉排的形状与女性子宫无异!嘴角的番茄酱衬得女孩的笑容诡异无比。

“卧槽。”叶修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拉着魏琛向后退几步。

“怎么办呢,被发现了呢,”小女孩一手撑着脸颊,看向门口,“呐,爸爸,你说呢。”

“啪嗒啪嗒啪嗒……”皮鞋鞋跟敲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宝贝你说呢。”男声在门口响起。叶修转头一看,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性走了进来。

“嗯?”女孩歪了歪头,“那就让他们和那些姐姐一起陪我玩吧~”

“不行哦,”男子走到女孩跟前,揉了揉女孩的头发,“他们太脏了,污秽的人是不能陪我的小天使一起玩的。”

“那怎么办呐,他们已经发现了。”

“没关系,”男子看向叶修魏琛两人,从角落里拿起一把斧子,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交给爸爸来解决吧。”

“老魏!”叶修使劲扯了魏琛一把,一把斧子砍在魏琛刚刚倚靠的椅背上。

“卧了个槽,”魏琛看着那把斧子,额角划过一滴冷汗,“吓死爹了。”

“感谢哥吧,不然现在你已经脑袋上顶圈了。”叶修一边警惕地盯着男子,一边小步向后退着,“老魏,你带手枪了没。”

“靠,谁知道会有这两个大活人在啊,手枪扔车上了,你呢。”魏琛和叶修一步一步向后后退。

“呵呵,和你一样。”

“我去,得,这下玩大发了。”

“那还不——跑!”叶修将手边的椅子向男子砸去,转身和魏琛向外跑去。

“呼呼……”沉重的喘息声伴随着密集的脚步声在空挡的走廊里响起。

“这边!”魏琛拉了把叶修,两人拐进一间房间。

“现在怎么办!”魏琛背靠着门,喘着气问道,“窗户都封死了。”

“这里还有密道,找个东西把门抵一下!”叶修摸索着书架,手指似是触到了什么机关,两个书架自动移开。

叶修和魏琛将木桌推到门前,随即走到书架后。

“轰隆隆隆。”在两人走进密道后,书架再度合上。

几分钟后

“喀嚓喀嚓。”门外传来转动门把的声音,在知道门被抵住之后,“啪嚓——啪嚓——”木质门以可见的速度出现越来越大的裂缝。

终于,几分钟之后,男子站在一片木屑中,持着斧子怪笑,“躲到这里了么……”

走到书架前,熟练地按下按钮,男子一脸兴奋地看着书架缓缓移开,“我来了……”

 

密道

“一个小别墅还能建这么长的密道,太不科学了。”魏琛带着一丝颤抖说道。

“恐惧把你的智商吃掉了吗,”叶修眼神深沉地用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没发现我们一直在拐弯吗,而且,你看——”叶修照了照密道上的墙壁和脚下的土地。

“麻痹卧槽!吓死老子了!”魏琛一看,往后跳了一大步。

只见墙上画着红色的图画,凌乱的画风,扭曲的线条,从那人物脑后长长的辫子可以依稀看出画的是一个个女孩。脚下则现出一条和树林中差不多的拖行重物痕迹。

叶修凑近墙壁嗅了嗅,又蹲下身捻起土搓了搓,送到鼻前嗅了嗅,抬头看向魏琛,“是血。”

“……”魏琛无言了一阵,随即一个深呼吸,神色严肃,“走吧,今天这事必须得弄个清楚。”

“嗯。”

弯弯绕绕许久之后,总算是走到了尽头。

两人打开尽头的门,一开门,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眼前的场景太过震撼,两人不禁一阵无言。

类似手术台的桌子泛着冰冷的光泽,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呈大字型被拷在桌上,子宫处不翼而飞,手腕脚腕各是一道深深的割痕。桌旁还有一个大木桶,里面盛满了血液,血液将木桶染成了深红色。房间的天花板,地板,墙壁,全都溅上了血,令人触目惊心。

叶修走到台前,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女孩冰冷赤裸的身上。魏琛探了探女孩的鼻息,向叶修摇了摇头。

昔日笑得神采飞扬的女孩此时静静地躺在台上,漂亮的丹凤眼此时睁的大大的,似有些不甘地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瞳孔扩散。赫然是第六名失踪者。

“对不起,”叶修叹了口气,抚上女孩的眼睛,“我们来晚了。”

两人站在台前,深深地弯腰鞠了个躬。

“啪嗒啪嗒啪嗒……”门外传来走路的声响,两人神情一紧,戒备地看向门口。

“呵呵呵……原来已经走到这里了吗……”男子持着斧子站在门口,“那就更不能放你们走了。”

“呵呵,搞得像你原本会放我们走似的。”魏琛紧盯着男子说道。

“既然这样,”男子眼底闪过丝疯狂,“去死吧!”

“咣——”斧子砸在了桌沿。叶修和魏琛两人一左一右跳开。

“去死吧——”男子持起斧子向叶修砍去。

叶修将手中的手电筒向男子砸去,趁男子闭眼一瞬间,跳脱开男子攻击区域。

“没事吧,老叶。”魏琛喊道。

叶修挥挥手。

“该死。”男子有些恼羞成怒,单手持斧,快速向两人这边攻来。

叶修后跳,听见胸口刺啦一声,低头一看,单薄的衬衣此时已被划出道口子,所幸衬衣挡了一下,叶修并未受伤。

见叶修胸口被划破,男子陡然兴奋起来,挥舞斧子的频率越发加快。魏琛见男子并不攻击自己,便寻找着一切可以作为投掷物的物品向男子掷去:手电筒,椅子,木桶……

有了魏琛的掩护,叶修躲闪起来轻易许多。一个单手侧翻,叶修和男子拉开距离。

“你们逃不掉的,”男子举起斧子,舔了舔唇,“让我来送你们下地狱吧。”

“告诉你件事,”叶修看向男子,摆出格斗的架势,“废话多的坏人一般运气都不怎么好。”说罢,便向男子攻了上去。

脚尖狠狠地踢到对方的手腕,男子吃痛,下意识地松开手里的斧子。斧子从男子手中飞出,在地上打着旋,停在不远处。利落的一个后旋踢击中对方脸部,见男子倒在地上不再动弹,叶修这才松了口气。

“老叶,没事吧。”

“没事,你怎么样?”叶修向魏琛走去,魏琛正想说没事却眼睛瞪大,“老叶,小心——”

“砰——”一声枪响。

“嘭——”肉体摔倒在地面发出钝响。

“……小周?”叶修抬头看向压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又看了看还举着手枪的韩文清,“老韩?这啥情况?”

“你太松懈了,”韩文清收起手枪,向叶修走来,“未确认对方是否还存在意识就放松下来,叶修,你的理论课有必要重新上了。”

“……”叶修瞄了眼倒在地上,手里握着斧子,太阳穴被击中的男子,耸了耸肩,“这不有你吗,说起来,小周怎么样了?”

“没事。”周泽楷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伸手拉叶修起来。

“什么没事,手肘都擦破了,”叶修皱眉,“年轻人要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啊。”

说罢,叶修牵起周泽楷的手走出密室,往地面走去。

“唉,”魏琛突然大大地叹了口气,瘫倒在地上,“单身狗没活路啊,又要吃狗粮了。话说,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晚!我还以为今天老命得搭在这了呢。”

“行了,你一围观党瞎叫唤啥,诶,那个小女孩你们看到了吗?”快走出密室的叶修回头看向韩文清。

“抓起来了。”韩文清点点头,开始带人搜查别墅。

 

 

“别傻站了,开始工作吧。”叶修看看罗辑,又看看喻文州,耸耸肩。

“啊?工作?”罗辑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可以结案了吗?犯罪者都死了。”

“谁跟你说结案了,”叶修从兜里掏出烟盒,拿了根烟,却并未点燃只是叼在嘴里,“杀人动机,剩下的失踪者在哪里,杀人手法等等,这些问题都没弄清楚,结什么案子。罗辑同学,思想觉悟还不高啊,还需努力。”

“哦。”罗辑点点头,三人在密室里寻找线索。

“叶修,你过来看,”喻文州朝叶修招手,“你看这是什么。”

“手机?还是翻盖的?”叶修戴上手套,接过手机仔细观察了一下,“767……原来如此。”

“受害人想要拨打电话求救,然而手机的键盘已经被凶手踩坏无法使用,”喻文州戴着手套一边继续翻着垃圾桶一边分析道,“她想到了手机侧部有应急拨号键,拨出后用小木棍轻轻敲击手机屏幕,767,也就是九宫格键盘的SOS。”

“但是在她敲击6的时候听见了凶手的脚步声,于是匆忙敲击7下后就挂掉了手机,之后就……”叶修顺着喻文州的思路分析下去,“遇害了。”

“那第一名受害者家属听到的赫赫声又是怎么回事?”罗辑转身问道。

“我想那是因为她在打电话的时候,喉部气管已经被割破了吧,”喻文州分析道,“但是我不明白,他杀害这么多女孩干什么?”

“等等,文州你手机响了,我替你接了?”叶修掏出之前喻文州塞在自己口袋里的手机,见对方点头,接起电话,“喂,老韩?文州在我旁边……什么?!好,我知道了,差不多可以结案了。”

“可以结案了?”喻文州挑眉看向叶修。

“嗯,”叶修点点头,“罗辑,我问你,你听说过血腥玛丽的传说吗?”


评论(6)

热度(58)

  1. 君璟阿杉杉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