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周叶】开门!查水表!02

第二章 日渐明了的真相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与水滴声在空旷的走廊里想起

救命,谁来救救我

我不想死,爸,妈,救命……

 

几天后,王杰希和张新杰一前一后走进了重案组。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先听哪个。”张新杰走到会议桌前,打开电脑。

“好消息。”

“好消息是,”王杰希翻开资料,“根据骨骼上附着的泥土,我们对土质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尸体附着了两种土质,一种是郊区的土,还有一种,请看——”会议桌前帷幕缓缓降下,随着张新杰在电脑上的操作,一张土质分析表在帷幕上渐渐清晰,“这种土质和城市中的土质略有不同,土质坚硬,颜色纯正,泛有自然光泽。”

“所以呢,”江波涛双手支着下巴,“这能代表什么?”

“从风水上来讲,这是最佳的土质,属于吉兆。房地产开发公司通常会选择这种土质所在区域来建造别墅区,并对此大番造势,毕竟哪个有钱人不怕死呢。当然,也不是所有拥有这种土质的区域都会建成别墅,凡事都有例外。”

“行啊文州,”叶修嘴里叼着根巧克力棒,“这心理学家连风水也得学啊。哪天我搬家了,求指个好地方。”

“一定。”

“跑题了,”韩文清出声,皱了皱眉,看向王杰希,“你继续讲。”

王杰希点点头,“没错,这种土质一般情况下都是别墅区所特有的,加上对尸体白骨化程度的研究,我们初步划定了一个范围。”一张照片被放上投影仪,投射在屏幕上。

“苏源别墅区。”周泽楷一眼便认出了图中的区域。

“很好,接下来的目标,调查苏源别墅区的所有住户,找出可疑对象。”韩文清双手环胸,制定接下来重案组调查的方向。

“在那之前,”张新杰打断正准备起身的众人,“还请听听这个坏消息。”

一张照片被贴在了白板上——第五名失踪者的右边。

众人坐回原处,本有些轻松的气氛瞬间又紧张起来。

“这是……”罗辑不敢置信地看向第六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穿着一身素雅连衣裙,笑容含蓄。

张新杰语气沉重,“没错,第六位失踪者出现了。夏云,女,20岁,在离开朋友家之后失踪。值得一提的是,她的朋友家,就在苏源别墅区。”

“嘭——”韩文清一拳捶向桌子,“可恶。重案组所有人,全力排查苏源别墅区,今晚之前,把嫌疑人筛选出来!”

“是。”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苏源别墅区,然而,叶修始终有种哪里出错的感觉。他坚信侦查方向并没有错,一定是有什么线索遗漏掉了。

“嘿老叶,想什么呢,”黄少天手肘捅了捅叶修,“这么入神,喏,泡面,选一个吧,红烧牛肉还是香菇炖鸡?”

“谢谢少天,老坛酸菜就行。”叶修回神后一脸正经地说道。

“……哦,”黄少天正打算把泡面给叶修,愣了三秒,炸了,“叶修你妹啊!哪里有老坛酸菜!喷你一脸盐汽水你信吗!”

“唉,这小年轻就是有活力,”魏琛走到饮水机前往泡面中倒开水,“想当年老夫那个时候啊……”

“吃面吃面。”不知是谁说了句,随后重案组内哧溜哧溜吃面条的声音将魏琛的说话声压了下去。

“诶我说你们……老叶你要不要脸,抢老夫的榨菜!”

“叶……”韩文清刚开口便被叶修打断。

“老韩,榨菜来点?”

“……”韩文清默认了叶修往自己泡面中拨榨菜的行为。

“连韩队都堕落了,”魏琛深沉地感叹道,随即捧着自己的泡面往叶修周围的人群里挤去,“留点给我!!!”

在泡面桶堆满垃圾桶后,每个人开始自己的工作。

“唉这五个人难道只有过于平凡一个共同点吗,怎么一点交集都没有,哪怕是上过同一家医院或者上过同一所学校也好啊……”罗辑嘀咕着整理资料。

叶修脑中灵光一闪。

“罗辑,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啊?”罗辑愣了愣,却还是重复了一遍,“我说这五个人怎么一点交集都没有。”

“后面一句!”

“哪怕是上过同一家医院或者上过同一所学校……?”

叶修在电脑中调出五人的资料,又拿起桌上第六名女生的资料翻了翻。

“呵,找到了。”叶修对着电脑屏幕上五人的资料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叶修前辈,有突破了?”喻文州抬头看向叶修。

“嗯。你们打开这五人的资料,”叶修双手轻搭办公椅的扶手,手指轻敲扶手,“不觉得奇怪吗?虽然我们说这五人,不,这六人失踪都是因为太过平凡,失踪不容易引起重视,但不管怎么说,连环案里面的受害人怎么会只有这一个可以称得上牵强的联系呢。”

“可是,我们调查了这六人的背景,的确没有什么联系啊。”罗辑翻了翻电脑里的资料,还是没发现。

“初三中考要体检,高三高考要体检,大学毕业找工作要体检,工作了的白领也会被公司要求年年体检吧。”叶修拿起资料,嘴角露出笑容,“失踪者的关联……这不就找到了吗。”

“马上调查失踪者的体检所去医院,不,可能的话调出他们的社保信息,将曾经去过的医院资料全部调出来!”韩文清当机立断地决定到。

“是!”

果不其然,结果显示,所有的失踪者都曾经去过同一家医院,只是理由不同——除了吴月梅和钱敏慧是去看病外,其他人都是去体检。

继续排查之后,苏源别墅区里正好有一家的户主是该医院的医生。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苏源别墅区!”

 

深夜,苏源别墅区

“我的妈,半夜里来这里真心瘆的慌,”魏琛搓了搓手臂,手电筒微弱的光芒勉强照着前方的路,“从哪儿进别墅不好啊,非要从树林里进,是胆子太大没处现还是咋地。”

“闭嘴吧你,”叶修走在魏琛旁边,仔细地边走边观察着树林,“怎么话多得跟黄少天似的。”

 

停在远处别墅区门口的一辆越野车内,黄少天连着打了三个喷嚏。

“叶修前辈他和魏琛,没问题吧。”江波涛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资料上说了,平时别墅主人并不住在这里,偶尔才回来一次。今天已经向院方确认过了,那名户主今天在医院加班,”张新杰看了看手表,“我们安排了人手,如果那人有回别墅的趋势,会立马通知我们的。”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喻文州靠在椅背上,望向叶修所在的树林。

 

“……老魏你过来看。”叶修停下脚步,蹲下来用手轻轻刨去落叶。

“咦,这是……”魏琛蹲下身,用手电筒照了照。

“重物被拖行的痕迹,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失踪者了,只是不知道,这样拖行的,是尸体还是昏过去的失踪者。”叶修眼神一凛,抬头望向前方黑漆漆的别墅,“我们得快点,越晚,失踪者所受到的威胁就越大。”

两人沿着拖行的痕迹一路走到别墅的侧门,魏琛掏出别针,几下便撬开了有些陈旧的锁。

“奇怪。”叶修盯着地上的脚印研究了一会。

“又怎么了。”

“你看,到这里拖行的痕迹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成年男人的脚印和一个女孩的脚印,从脚印的轻重、步态、步幅、虚边、压力、带土等情况来看,大概是一名四十五岁,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子和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可失踪者里,根本就没有十岁的小女孩。”

“难道说……”

 

“喂,这里是喻文州,请讲,”喻文州接起手机,心中的不安逐渐加重,“瀚文吗,什么事……什么?!……我知道了,我会立马通知韩队,先挂了。”

车上所有人回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脸色难看,“韩队,情况不妙。”

一瞬间,车内寂静。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