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周叶】开门!查水表!01

背景设定:

B市荣耀警察局重案组-组长韩文清(霸图支队队长)

                    副组长喻文州(蓝雨支队队长)

                    科员周泽楷(轮回支队队长),叶修(兴欣支队队长),邱非(嘉世支队队长),王杰希(微草支队队长)

其他人隶属各个支队

第一章少女的失踪

闻到了吗

血液的芬芳

犹如红酒般香醇

Hi,要来一杯吗

 

“咣——”重案组的门被狠狠踢开。

“一大早的这么大火,”叶修转身看向门口,手里刚冲泡好的咖啡冒着热气,“老韩你更年期到了直说,别拿门撒气,最后门坏了出钱的是大家。”

“啪——”韩文清将手中的文件拍在桌子上,一张张照片从文件夹中散落。

“哟,这么多美女啊老韩,”叶修一手揽住韩文清的肩,一手拿起照片看了看,“怎么,春天来了,开始相亲了?”

“滚,”韩文清嘴上说着却并未挣开叶修的手,“新案子。”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将一张张照片用吸铁石贴在会议桌前的白板上。

见状,本在一旁忙着自己事的喻文州,周泽楷,江波涛,苏沐橙等人都围了过来,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那么,我来介绍一下大致情况。”张新杰打开手中的文件夹,“去年三月四号,一高中生在回家路上失踪。六月十五号,一名白领在下班途中失踪。八月二十四号,一名初中生失踪。十一月二号一大学生聚会后失踪。今年一月十号,一名外卖员在送外卖途中失踪。五名失踪人员皆为15-25岁年轻女性。”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江波涛手指敲了敲桌子,“学生可能是离家出走,白领可能是被什么人绑架了,外卖员可能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不做外卖了,即使都是年轻女性也不能将这几件失踪案件联系在一起。”

“那么,如果告诉你,那名高中生的尸体在郊外被发现了呢。”一张照片被贴在了第一张照片的下方。第一张照片上17岁左右的少女笑容灿烂,下方照片却只有光秃秃的一副骨架。

在场的人神情一紧,不由地坐直了身子。

“我们对骨骼进行了颅相重合以及DNA鉴定,确认为第一名失踪者的尸体。另外,”张新杰正欲说下去,余光似乎瞥到什么,放下手中的文件,“大致情况就是这样。具体信息,就让他来说吧。”

众人回头,黄少天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呼……呼……累死我了。”黄少天捞起叶修放在会议桌上的咖啡,咕哆咕哆地喝完了。

“真浪费。”叶修无语地望了望能见底的咖啡杯。

“我给你泡。”周泽楷覆上叶修的手。

“行啊,那我可享福了。”

“咳咳。”张新杰咳嗽两声。两人收回手,一脸严肃地看向黄少天。

“张茵茵,女,17岁,高二,比较容易害羞,据她的同学讲,张茵茵一和人说话就会脸红,久而久之便没什么人和她搭话了,无不良嗜好。吴月梅,女,24岁,IT公司任职,素来低调,无不良嗜好。林晓乐,女,15岁,初三,成绩中等,性格乖巧但不怎么爱说话。赵琳,女,21岁,大四,内向,一直是一个人独来独往。钱敏慧,女,18岁,孤儿,靠做零工,兼职来养活自己,学历初中。”黄少天一边念着自己这几天调查来的信息一边将复印好的文件发给所有人。

“可这五件失踪案件看起来并无联系啊。”罗辑有些茫然地提出质疑。

“五人都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自杀轻生的理由,更没有共同交集,”喻文州翻了翻资料,手撑着脸颊分析道,“看起来似乎没有关联,但是……”

“但是失踪的时间段雷同,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人都太平凡了,”江波涛接过话茬,“张茵茵容易害羞,吴月梅低调,资料上也写了,这人一般是一下班就回家,林晓乐成绩中等,不爱说话,赵琳内向,而这个钱敏慧曾经有自闭症。不觉得太平凡了吗?好像即使哪天这个人失踪了你也不太会注意,更何况过一段时间了。”

“还有,”喻文州补充道,“相隔时间较长的案件不容易令人联想到一起除非有明显的特征,很多连环案的犯罪嫌疑人都有这种心理。”

罗辑默默点了点头,看来作为新人的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加油,能提出质疑就说明你在进步。”叶修拍了拍罗辑的肩,转头看向黄少天,“死者父母怎么说?”

黄少天打开笔记本,“死者父母说在死者失踪后两天,他们曾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奇怪的电话?”

“是的,”黄少天点点头,“据他们描述,电话号码的来源显示是死者的号码但是说话者的声音却很奇怪,根本不是死者。”

“什么样的奇怪?”正在记录的张新杰抬头看向黄少天。

“据说只有赫赫声,因为是晚上打来的,他们过于害怕就挂掉了。”

“凶手?还是死者?”罗辑喃喃道。

“不知道,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出动了。”叶修放下文件,掏出兜里的烟盒。

“黄少天,拜访剩余失踪者的家人。叶修,你一起去。周泽楷,江波涛,联系王杰希,分析尸体,尽量从尸体中找到一些线索。张新杰,整理今天的会议记录,罗辑你帮忙。”韩文清将资料一股脑地塞进文件夹,转头大步朝外走去。

“韩队你干嘛——”

“收拾那帮笨蛋。”

“喂!”

 

“我的妈诶,累死我了。”黄少天驼着身子接了杯水,刚把水杯放到办公桌上,身子仿佛支撑不住般瘫倒在办公椅上。

“我的腰啊……我的腿啊……”叶修一手将笔记本丢在桌上,一手扶着腰坐了下来。

“哎哟卧槽叶修你要不要脸,那是我接的水,要喝自己倒去!”黄少天看着叶修将一次性水杯抢走,忿忿道。

“唉,我是老人家了,懂不懂得尊老爱幼啊,”叶修喘了口气,将水杯推到黄少天面前,“喏,哥发扬一下风格,给你留了口。”

黄少天拿起水杯,看了眼,炸了。“我呸——发扬个P的风格,你就给我留了一口还好意思说发扬风格!我要和你PKPKPKPK啊啊啊啊——”

“诶文州啊,你们蓝雨支队很明显对小同志的训练还不太够嘛,忍耐力还得再练练。”叶修朝着坐在一边思考线索的喻文州建议,说完一口将水杯里剩下的水喝完,“都说给你留了口,这么诚实的好队友你们上哪儿找去,少天啊,人要懂得知足。你看,现在连一口都没了。”

“叶修你大爷。”by黄少天

“呵呵。”by喻文州

“别打趣了,”坐在一旁打字的张新杰看向叶修,“结果怎么样?”

“别提了,坑死爹了,”叶修摊开几乎空白的笔记本,展示给张新杰看,“时间过去太久,失踪者家属都想不起来了,不过,还算有收获。”

叶修翻到写了字的那一页,“据第三位失踪者林晓乐的父亲回忆,在林晓乐失踪后一周,他们同样接到过一个电话。”

“哦?”喻文州坐起身,看向叶修。

“电话里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先是七下,隔了一会又敲了六下,最后急促地敲了七下后电话就挂断了。他们再拨回去,电话显示已关机。”

“先七下,再六下,最后回到七下……”喻文州转着笔,“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大眼小周他们那边怎么样?”叶修看向张新杰。

“尸体的多处骨骼上有划痕,或深或浅,只是……”张新杰没说下去。

“只是什么?”

“一般情况来说,多处骨骼上有或深或浅的划痕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行凶时过于激动导致手部施力不均匀,二是凶手第一次这样做没有经验。但是这具尸体上手腕脚腕各浅浅的一道,盆骨处的痕迹尤为明显,仿佛是特意而为之。”

“还有一个问题,”喻文州走到白板前开始推算,“死者张茵茵是在去年三月四号失踪的,而我们是在今年的一月二十三号发现她的遗体,将近一年的时间。众所周知,如果是埋在土中的尸体,一般需要2-3年才能白骨化,如果土质干燥的话更需要7-8年才能形成白骨。而死者十一个月便完成了白骨化这一过程,说明她是在地面上完成白骨化的。但是发现尸体的位置位于郊区的一片树林,平时有清洁工打扫,这就说明——”喻文州转过身微微笑了笑。

“这就说明,抛尸是在最近才完成的。”张新杰深呼吸之后接过话茬。

“而且,”叶修用圆珠笔戳着桌面,“白骨化是在凶手家中完成的,根据白骨化的时间可以大致推算出凶手所在附近的环境温度、季节、地理环境以及空气湿度。”

“呵,接下来,就是大眼的show time了。”


欢迎订阅开门!查水表 !tag……最近开始更新了……先放三章,今天或者明天还有一章。

评论(1)

热度(55)

  1. 君璟阿杉杉杉 转载了此文字
    好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