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杉杉杉

一条老咸鱼
CP@君夏菌
堆放脑洞集聚地:)

【全职高手】霍格沃茨那些事儿(上)

    在霍格沃茨,总有这么两个人被人津津乐道。


  一个是七年级的修·叶,说他桀骜不驯也好,说他叛逆期也罢,明明是纯血统巫师,偏偏入学的时候自己要求分去了格兰芬多,并且凭着自己的实力拿到了首席的位置,一直牢牢地守着。


  一个是同样七年级的泽楷·周,刚一进校就以帅气俊美的脸庞,高挑的身材,强大的魔力,优秀的纯血统让一群女孩子芳心乱颤,斯莱特林的首席也是轻而易举地被他拿下。


  然而如果仅仅只是因为上述原因火,那就太低估霍格沃茨众人的八卦能力了。


  霍格沃茨众人表示,天天看着他俩秀恩爱,不八卦他俩八卦谁。


  没错,秀·恩·爱。


  


  波涛·江表示——宝宝心里苦


  江家和周家是世交,可以说,江波涛和周泽楷是尿布交,从周泽楷是直男到被掰弯,呸,是从小一起玩到大。也是因为俩人关系好,不善言语的周泽楷有什么事常常跟周语十级的江波涛诉说。


  很多事情,作为旁人的江波涛看的比局中人周泽楷清楚的多。除去偶尔的恶趣味爆发,看看朋友在那儿纠结,大多数时候,江波涛还是设身处地地替周泽楷着想,适时点出对方尚未发现却已然萌芽的感情。

    也因此,后来江波涛常常后悔自己为何这么早点明白周泽楷对叶修的感情,导致自己常年处于电灯泡状态。也不能说自己是电灯泡,江波涛苦笑,电灯泡好歹还照亮别人,自己是天天被别人照亮——所谓的秀恩爱伤害,尤其对于单身狗,暴击妥妥的。


  


  泽楷·周表示——一见钟情未必不能走到最后,又名妈妈再打我一次(上)

  

    14岁的叶修身着正式的贵族服装拜访周家时,年仅9岁的周泽楷正乖乖地在大厅里玩着玩具魔杖,而周父因有事来不及赶回,委托管家带领叶修在厅中等候。


  “你好,我是修·叶。”叶修微微蹲下身,伸出手。


  “你好,我是……泽楷·周。”极少与外人接触的周泽楷因为羞窘,犹带婴儿肥的脸蛋红了个透,却还是主动伸出手,握住了叶修的手。

    于是,14岁的叶修就这么和9岁的周泽楷相遇了。


  或许是缘分天注定,周泽楷似乎认定了叶修,特别黏人,每次叶修代表家族前来商谈的时候,周泽楷总是紧紧地拽住叶修的裤腿,这种情况在叶修偶尔带着自家弟弟来的时候更加严重,搞得周父周母颇为无奈。到最后,见叶修并不讨厌周泽楷,周母干脆和叶母打声招呼,委托叶修担任周泽楷的家庭教师,教导周泽楷的魔法。


  两年后,原本已收到德姆斯特朗通知书并准备前往德国的周泽楷也放弃了这所极为优秀的学校,转而选择霍格沃茨。为的只是和叶修能多待一会。


  这种幼时类似于雏鸟恋母的心情,在两年的相处中,在两人都毫无意识的情况下,逐渐变质。


  周泽楷初进霍格沃茨时,只见格兰芬多长桌的桌首处,身着长袍,打着金红领带的叶修向他挥手。微微翘起的嘴角在看到叶修体贴地为身旁坐着的女孩布置餐具,整理裙摆时瞬间落下。

    不管叶修疑惑的眼神,赌气地目视前方不再看叶修,在戴上分院帽的那一刻依旧在赌气地想着去斯莱特林,赌气地忽略了分院帽“忠于内心”的提醒,最后一个人坐到斯莱特林长桌后感到后悔。


  带着后悔,带着失落,周泽楷有些颓废地跟在队伍后面走向寝室,浑然未觉前方队伍停了下来。


  “格兰芬多的首席,到斯莱特林队伍来,不太好吧。”现任斯莱特林首席高昂着头说道。


  “呵呵,大家都是好朋友,不要这么剑拔弩张嘛。小伙子就是精力充沛火气大啊。”叶修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径直向周泽楷走来,“抱歉,借你的人用一会,待会就还。”


  说罢,叶修便拉着周泽楷走向一旁,徒留斯莱特林首席在原地跳脚。


  修·叶,your mom boom!


  


  不管身后的斯莱特林首席如何炸毛,叶修现在在思考如何给眼前的小孩顺毛。现在的小孩子也忒难懂了,怎么挥个手就生气了呢?


  叶修无奈地叹口气,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顺滑的黑发,“怎么生气了?”


  “没有。”11岁的泽楷·呆毛·傲娇·小朋友·周低头,脚尖在地上划圆。


   叶修觉得自己今天叹的气抵得上过去几年的量了,自己11岁的时候也这么难搞吗?


  “嘛,不管如何,恭喜你成为霍格沃茨的新生,以后我们就是校友了,魔法上有不懂的记得问学长,我最近忙着毕业考核不能给你当家教了,”叶修看着周泽楷骤然抬起的脑袋,忍不住伸手拍了拍,“那我就先走了,晚安。”


  “……晚安。”不能再当家教了?!被这个消息冲击的脑袋晕晕的周泽楷只能茫然地看着叶修离开的身影。长袍被夜晚凉爽的风吹得喇喇作响,飞扬的发丝遮盖了周泽楷略显无措的面颊。


  之后的一阵子,周泽楷感觉自己过得浑浑噩噩,即使在别人眼中,自己是那么的优秀。干脆利落地击败首席,所有课程满分,被魁地奇队多次邀请,纯血统大贵族周家的唯一继承人。每天,除了读书,就是打听叶修。


  唯一的喜怒哀乐都和叶修有关。


  喜-叶修也是一年级的时候打败首席,也是所有课程满分,也是被魁地奇多次邀请,纯血统大贵族叶家的长子。


  怒-学院里总有学长背地里说叶修坏话。


  哀-那天坐在叶修身边的女生是叶修的未婚妻。


  乐-父母向叶修要求寒暑假指导自己,叶修答应了。


  周泽楷的表现都被江波涛看在眼里,但江波涛没有点明,合适的时机还没有到。


  然而,很快,时机便来了。


  圣诞节当天


  “小周,你单方面和叶学长冷战多长时间了。”第一节课下课后江波涛抱起书本,状似无意地提起话题。


  “……”一个月?两个月?又好像不止,周泽楷茫然地想着。


  “我说啊,何必呢,叶学长只是你的家庭教师,学长和自己的未婚妻坐在一起天经地义啊,你吃哪门子飞醋,以后学长要是结婚生子,你怎么办。”江波涛略带深意地说道。


  未婚妻,结婚生子……自己没资格……周泽楷即使是心里想想都觉得痛如刀绞。


  江波涛将周泽楷的眼神变化看在心里,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不把话说明白,叶学长怎么会明白?说不定会觉得你无理取闹啊。”


  把话……说明白?周泽楷似懂非懂地看向江波涛。


  对方一脸恨铁不成钢,“小周,你对叶学长,真的是单纯的学弟对学长或者是朋友的那种心情吗?”


  是吗?周泽楷在心里问着自己。


  心里明白肯定不是,却又有些害怕得出自己不能接受的答案。


  “小周,你自己心里其实最清楚,今天叶学长好像要去图书馆,你自己看着办吧。”江波涛说完,抱着书本离开教室,徒留周泽楷一个人在原地思考。


  自己心里最清楚吗……周泽楷指尖轻轻划过被自己施过无数次保护咒的叶修送的笔记本,陷入沉思。


  想看到叶修因为自己而自豪,想看到叶修只对自己一人露出的宠溺笑容,想再一次回到小时候体验被叶修抱在怀里骑飞天扫帚,想叶修再摸一摸自己的头发……


  这种情况,自己在哪里见过?


  是了,只有父母与自己之间的相处模式是如此,那么,自己是……把学长当成爸爸了?!


  江波涛肯定没想到自己的点拨把周泽楷往一个微妙的方向点拨,要是此时得知周泽楷的心理活动,大概得晕过去。


  自以为自己思考透彻的周泽楷无视了心里那小小的质疑,飞快地向图书馆走去。


  ……


  TBC

哈哈哈哈哈哈十一终于回家了!宿舍没网真是要命了……等十一月换新宿舍一定要安个路由器TUT攒了好多脑洞想写,希望能有时间慢慢填完吧。


评论(7)

热度(83)